台湾签证个性化定制
首页台湾新创区块链

电影产业如何嫁接区块链?看徐嘉凯如何把区块链带上金马舞台?

作者:责任编辑 2020-02-23 发布 来源:去台湾旅游网

 

 

入围第56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的徐嘉凯,

 那个当下我在车厢上大叫,非常激动,我做了13年的(导演)梦终于被肯定了。

 

你的梦想太大。这句话,是导演徐嘉凯一路走来最常听到的评语,而现在他有一个更远大的目标:用区块链改写台湾电影产业的规则。

 

 

以第一部区块链商战电影掀起讨论话题的《圣人大盗》导演徐嘉凯,娓娓道来他获知自己入选第56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时的情境。当时,他正在捷运上要去拜访片商,一边用手机看揭晓入围名单的直播影片,因为没戴耳机,只好用手捂着手机喇叭听声音。个人奖、技术奖他都没拿到,没想到竟在最佳新导演奖时听到自己的名字。

 

他的激动是可以想像的。作为一个拥有两间酒吧,还开了间区块链公司的创业家,徐嘉凯坦言自己在电影圈内始终是一个外来者。

 

电影圈的人觉得我做新创、做区块链,不是一般走传统路径成为导演的人。其实在创业圈,大家也认为我不是走传统的融资路线,是靠拍片来吸引投资人,觉得我做的东西也很难往国际发展。

 

但他仍旧做到了。他不仅以区块链为电影主题,挑战一般大众的接受度,同时还真的应用电影中讲述的区块链技术,创立区块链公司SELF TOKEN并开发SELF这款密码货币,让观众可以实际透过SELF来进行消费,并让电影场景延伸到真实生活中。就打造沉浸式娱乐的这层意义上,徐嘉凯确实并非一般传统的导演。他有着很大的野心。

 

不过,要撑起这样的野心,需要的心理素质,恐怕也非常人能想像。

 

女主角开拍前罢演,拍摄超支1千万元

就从《圣人大盗》的筹备过程来说,徐嘉凯尝试向文化部申请补助金时,却没有通过审核;好不容易自行筹措5千万元,请来港星曾志伟以及监制叶如芬等影界大咖,开拍前一天女主角却临时说不演了。

 

当时若要延期,除了不知何时才能重启拍摄,已经砸下的场租、服装造型费用等都要全赔。我已经砸了2千万、志伟哥也已经在飞机上准备一落地就开拍。当下我真的就想说干脆去给车撞一下算了。徐嘉凯说。

 

幸好,曾志伟人脉广,马上和叶如芬一起联系台湾女演员,很快就找到了赖雅妍,沟通安排了两周后重新上戏。这场插曲让徐嘉凯这个菜鸟导演承担了很大的压力。

 

因为多订了剧组两周的时间,虽然没另外赔钱但还是又超支了1千万元。而且开拍前发生换女角这件事,剧组军心涣散。每个人质疑你、投资方也感到疑虑说要撤资——我只能努力把气场张到最大,想办法撑下去。

 

用薛西弗斯的巨石,反抗社会的压迫

其实,徐嘉凯前后花了五年想传递给大众的这部电影,重点其实不在于商战、更不是区块链。他从头到尾想传达的,是行动的重要性。

 

话题切入到个人理想的时候,徐嘉凯的话中透露了一丝愤慨。我们这个世代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很困难。他说,台湾社会里你若要创业、要做梦,马上会遇到社会规则的限制、权力架构的压迫、投资者的期望等三大难关。《圣人大盗》想传达的,就是人如何在制约的环境里,透过行动来证明自己的价值。

 

希腊神话里的薛西弗斯,或许可为这部电影做一个注脚:受宙斯惩罚的薛西弗斯,昼夜不断地将石头推上山坡,到了山顶又滚回山下,如此周而复始,永无止境。但徐嘉凯认为,若是我们能把推石头这件事看做对宙斯的反抗,这件事本身就会找回它的意义。

 

用娱乐式应用,鼓励更多人拥抱密码货币

所谓的反抗对他来说,可以是拍电影,也可以是透过SELF代币来推广沉浸式娱乐,让人们有机会利用区块链共同帐本、去中心化的特质,参与一个更加公开透明的经济机制。

 

我不要复制ICO泡沫时期的状况。透过ICO大笔融资,只是把本来可能要十年的上市过程,缩短到十个月。这样的上市(指代币上架交易所)不是为了成长,而是为了让早期投资人获益出场,这是资本世界生出的谬误。徐嘉凯说。

 

为了避免ICO炒作、让SELF能真正缔造新的经济制度,徐嘉凯认为首先得落实应用,赋予代币价值。因此,他们与电影订票平台ez订合作,开拓电影院的密码货币支付场景,消费者也能选择拿SELF到徐嘉凯所开的酒吧消费,或是到另一大合作商茑屋书店去买书、喝咖啡。

 

为提升使用者体验,SELF TOKEN团队也做到了一些技术上的突破,能够在3秒内完成交易,不用再像传统使用比特币交易时,需要等上2-3分钟来处理确认流程。

 

 

 

徐嘉凯想要扩大SELF生态圈,他现在完成《圣人大盗》这样的内容创作,未来要做的是扩建自有的影视平台通路。我相信未来娱乐的东西会越来越虚拟化,如此一来无论伺服器或是运算力都变得重要,徐嘉凯说。

 

短期主要任务,是扩大SELF的使用社群,SELF LIVE则是一个5年长期计画,主要寻求在SELF TOKEN平台上看影片的观众可以捐献一部份多余的CPU、GPU运算力,为SELF TOKEN省下伺服器的费用,同时团队会免费提供SELF作为回馈。

 

持续扩大SELF生态圈,IP内容仍是主要挑战

因此,SELF TOKEN现在推出一个校园体验大使计划,邀请大专院校学生来推广SELF的应用。团队提供第一名优胜者三万SELF,让他在社群媒体上宣传自己如何用SELF来吃喝玩乐。对徐嘉凯来说,这不仅是一个行销策略,也是鼓励新世代透过亲自使用密码货币的方式,来拥抱区块链技术。

 

社群宣传固然是一个有利的方式,但强调SELF的应用需要与沉浸式娱乐相辅相成的徐嘉凯,也得面对一个难以回避的问题:IP内容是否足够强大、有吸引力。以《圣人大盗》来说,根据国家电影中心截至11月3日的票房统计,只有734万,眼看是难以回本了。

 

对于使命必达的徐嘉凯而言,他深信自己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机会。你回头看看我五年来的纪录。我说要拍网剧,我拍了;盖酒吧,盖了;拍电影,拍了;用区块链发行代币,我做了;上交易所,我也达成了。外界可以评断我做得成不成功、好不好,但他们不能说我是一个不能被信赖的人,因为我说到做到。很多人现在跟我谈合作,就是因为这个。 徐嘉凯说。

 

未来,徐嘉凯身为创业家的身份会慢慢淡化。专业经理人会进到公司里面,而他要更专注投入到导演身份里。他心中已经有了新的剧本大纲,其中一个是关于旅馆的故事。旅馆的这个故事很有趣,而他也会是SELF世界的延伸。

 

旅馆这个主题就有很多沉浸式娱乐的发挥空间。例如跟业者合作活化老旧旅馆、甚至是在东部盖一个真的旅馆结合Klook等旅游公司,一起推行旅游套票......等等。说起未来的可能性,徐嘉凯显得相当有劲,这些在他脑海里都不只是想像,而是有朝一日会被实践的未来。

 

香港乐团My Little Airport恰好有一首歌就叫做《西西弗斯之歌》,歌词的最后一句写道:他感觉到自己是快乐的。对于为了推动巨石,几乎什么都付出了的徐嘉凯来说,或许这句歌词,在某种程度上,也道出了他的心声。

 

被打枪的沉浸式娱乐创业梦

80年次的徐嘉凯从来不循规蹈矩,想拍电影,却不像多数人一样从制片公司、片场助理做起,而是从零开始拍摄网路剧,2014年至今已完成《Mr.Bartender》、 《私室》等网路影集。

 

他不只拍影集,还在去年开了一间酒吧,把剧中场景搬到真实世界,让观众也能在酒吧里点到剧中出现的调酒、仿佛成为影集主角,实现沉浸式娱乐的概念。只不过,三年前当他以此概念为发想创业时,向政府提计画、申请辅导金时却不断碰壁。

 

每个创业补助计画的评审,都说我们的梦想太大,徐嘉凯虽然几番欲言又止,但最后仍忍不住一吐对台湾电影产业现况的不满。

 

他认为,当政府和电影产业仍用原本的逻辑做事,很难真的振兴国片,而这也是他所创办的新媒体公司SELFPICK PRODUCTION虽然在去年筹得千万元资金,但却选择将这笔钱用在科技创业而非单纯拍片的原因。当时我就觉得,如果我要在这边创业、改变这一切,那我就不能用以前的方式来做这部电影。

 

一部关于无间道、华尔街和区块链的电影

而源自于次贷风暴的区块链,似乎成为新一世代革命旧体制和中心化权力的共同解答,也是徐嘉凯写下电影《圣人大盗》剧本的初衷——这是一部《无间道》加《华尔街》、当然还有区块链的电影,并邀请到知名制片人叶如芬和港星曾志伟担任监制。

 

我最初的想法和愤怒是,我们为什么在台北买不起房子?徐嘉凯紧接着说,因为所有劳动都回馈给资本家,而不是回馈给我们自己,社会只会越来越对立。徐嘉凯人如其剧,色调和光线调配得柔和,台词却字字透露着对主流社会框架的反叛,对既有游戏规则的不服从。次贷风暴发生时,我就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瞎的事情,凭什么银行可以把债券乱卖、世界被这样一群投机人操控?

 

区块链出现后,一切的不满似乎有了解答。徐嘉凯说,暗网丝路事件爆发时,比特币普遍被认为是洗钱、买卖毒品的工具,但他看到的是,世界上原来真的有一件事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、有机会改变现况,而他看到的就是区块链。

 

电影中,《圣人大盗》主角想用区块链革命既有势力,回到真实世界,这也是徐嘉凯想在电影圈做到的事。

 

电影产业的问题,区块链如何解决

面对现在的台湾电影产业,徐嘉凯点出两大痛点。从电影制作方来说,目前要拍国片的唯一方法,是先拿到政府辅导金,才有较高机会获得银行和投资人的投资,已经变成名符其实的辅导金产业;另一个问题是,台湾电影产业很多票房不公开透明,利润无法回馈到产业本身。

 

区块链如何解决上述现象?徐嘉凯发起的SELF计画,希望透过区块链发行SELF代币筹措拍片和创业资金,而换来的SELF币除了可用来兑换电影票,还能去其他合作餐厅消费。根据SELF白皮书,威秀影城和多间知名连锁餐饮店都可以使用。

 

徐嘉凯表示,将电影票代币化(tokenized),第一个好处就是可用代币贩售预售票做到保底,让电影不至于亏钱;再者,利用区块链不可篡改的特性,可将观众消费、推广电影票的行为记录在链上,并根据此行为透过智慧合约自动给予奖励,进一步鼓励观众参与更多生态系,就像是不只看迪士尼动画,还能透过去迪士尼乐园、买迪士尼娃娃支持这个产业。我们给大家一个incentive(动机),去参与这件事、支持国片。他说。

 

有趣的是,在真实世界发行的SELF计画,同时也是电影中的剧情,过去将酒吧从影集搬到现实,现在则是将电影故事在电影消费市场中重现,加深沉浸式娱乐的体验。

 

代币采三种技术

SELF计画也罕见同时采三种不同技术的代币发行模式。计画共同发起人和区块链技术顾问葛如钧说明,其发行的消费代币SELF,采用的是ERC20技术,但采该技术所发行的代币,特色是币币相同,无法区别每个人手上持有的代币有何不同,并不适用必须以场次分类的电影票券。

 

而提供给消费者兑换的电影票,采用的是和以太坊游戏加密猫相同的ERC721技术,可做到票票不同。葛如钧举例,就像现在电影院常出电影角色杯,由于代币化的每张电影票券都是独一无二,可能未来电影票券本身就有收藏性,而且能像加密猫可在区块链上交易。

 

另外,他们也推出绑定用户身份的角色卡牌,采用的是目前较少见的ERC860技术,可以让卡牌的属性和等级,随着用户持有的代币多寡和消费过程而产生变化,例如看越多部电影、角色等级越高。

 

我们能做到是,在真实世界里把生活游戏化,葛如钧说,所以你在真实世界里,用SELF每吃一顿饭、看一部电影,都是在累积生活角色的经验值和等级。

 

区块链可望解决电影产业痛点,但从另一个角度看,也可以说电影或许是区块链产业更为成熟的推手。葛如钧认为,目前数位资产发展面临的两大问题,一是了解区块链、实际拥有电子钱包的人还是不够多,其次是现在99.9%的虚拟货币,在真实世界中都没什么作用。

 

这两个挑战,一部电影会是最好的解决方案。葛如钧解释,电影不仅可以引起更多人对区块链的兴趣,甚至是想进一步体验,借此提升大家使用电子钱包的动机。

 

国片和虚拟世界的那块绿洲

我们不要再做一部片子就结束的东西,徐嘉凯说,当初他之所以选择创业而不是直接当导演,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改善国片产业,让他能留在台湾好好拍片、和家人相处、跟这土地一起成长。

 

 

但徐嘉凯认为这并非能靠补助、一部畅销片或任何一首歌就能改变,能否将科技和金融纳入电影圈、打造成一个产业链才是关键。科技也需要品牌、文化也需要不一样的出口,只有这两个结合,才有办法打造新的世界。

 

《圣人大盗》已于本月开拍,预计明年第一季上映,而这只是第一步,另一个更大的未来是『绿洲』。徐嘉凯说的绿洲,指的是电影《一级玩家》中虚拟世界,他希望透过区块链建立一套大家共同信仰的价值和货币,进而吸引人参与基于此打造的虚拟世界,一座大家共享的虚拟游乐场,也回扣到他创业理念:沉浸式娱乐。

 

我们离那样的世界并不远。他如此深信。